当前位置:世界之窗监控设备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国内多地的酷骑单车团队出现人去楼空的情况

    今年9月开始,多家共享单车企业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引发用户大规模恐慌。其实,不仅是共享单车,在共享经济下,汽车、电动自行车、到家服务、充电宝、雨伞等各类共享产品均可能涉及押金或预存款,此次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问题,引发舆论对于共享经济押金收取、使用及监管的思考。王宁的同事李泽宇也是酷骑单车的用户,除了298元的押金,他的酷骑App里还有不少余额。9月底集中退押金时,李泽宇被单位外派出差,并且酷骑单车禁止代办退押金,他错过了退押金的最后时刻。当他近日返回北京时,一个消息令他绝望了:酷骑单车就“退押金事宜”发出通知称,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
 
    “跑一趟成都,退的钱都不够路费。”李泽宇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是不会去成都退押金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已经开始把其他共享单车的押金退掉。当初为了出行方便,他下载了多款共享单车App。“每个单车的押金在99元到299元不等,虽然都不是很多,但算总账也不少。现在看来,都是隐患。”李泽宇说,经历此事,他对共享单车有些失望。从早上7点就开始有人排队,几个小时内排队人员达到上千名,队伍绵延数百米绕成长长的“蛇形”,大楼各个入口、电梯被保安人员牢牢守住……这不是“春运”抢票或者名品上市,而是等待退共享单车的押金。
 
    有专家认为,随着共享单车及各种共享经济市场逐渐成熟,一些企业必然因为经营不善失去市场和用户,在市场“无形之手”对企业执掌“生杀大权”的同时,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必须加强监管和调控,保障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排队5个小时后,王宁在终于成功拿到了酷骑单车298元的押金退款。当天中午,他在同事群里看到消息,急忙从单位赶到酷骑北京总部排队。在此之前,酷骑单车早已无法通过App实现退款。
 
    今年8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其中相关数据显示,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而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此番共享单车企业集体“退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
 
    对此问题,11月23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表示,一些中小型运营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没有找到盈利模式,经营效益不佳,出现了经营困难。最近一段时间已有多家企业相继倒闭,个别企业也传出用户押金退还困难等情况。针对这些问题,交通运输部将提前采取针对性措施,防止出现相关风险。其实,早在今年8月,酷骑单车无法完成“7天内押金退款”的消息已在网络蔓延,各种涉及企业的负面消息也接踵而来,让用户更加担心,纷纷申请退款。与之同时,国内多地的酷骑单车团队出现人去楼空的情况。
 
    酷骑单车屡屡刷新“下线”,小蓝单车陷入崩盘危机……近期以来,已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公开了“倒闭”或转服务的消息。共享单车企业退出后,遗留在各地的单车陷入无人管理状态,僵尸车围城、扰乱交通的问题出现,由于押金难退甚至催生了退费“黄牛”,只要许以部分费用,他们会替用户“跑腿”退押金。
 
    今年8月,交通部和国家发改委等10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规定: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
 
    今年9月,北京市出台了《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提出企业应在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积极推行“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等模式。
 
    然而,相关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政府部门的监管责任以及共享单车企业不履行专款专用的惩处措施,因此并不具有实际的强制力。目前真正实现押金“专款专用”“第三方存管”的共享单车企业并没有几家。
 
    共享单车“寒风”袭来,小鸣单车声称用户押金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监管;酷骑单车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然而,这些辩白却遭遇相关银行“打脸”,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方面均声明表示,上述企业所开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无义务监管。
 
    此前,小蓝单车副总裁胡宇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小蓝单车的用户押金一部分留存,用于客户退款需求,一部分则被挪用于继续生产车辆上。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12-03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